《人民日报》,怼得漂亮!

《人民日报》怼资本和互联网巨头抢买菜大爷大妈的生意这个事,我顶!

我对做生意的人是没有恶意的,因为商业是推进一个国家和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力量之一。没有了商业利益的驱动,人性中的创造力和积极性,是很难激发出来的,我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美好的物质文化生活,都是没有任何可能的。
坦诚地讲,生意人们主观上基于最自私的原动力——赚钱,客观上顺便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国民的福利。我想开一家餐馆,目的很纯粹,初心很坚定,就是想挣钱。但因为要开餐馆,我得研究菜品,尽量做出最好吃的菜,这让食客们可以享受到更好的食物。开餐馆得雇人,开工资请人做事,增加了就业,员工可以靠工资养活自己,甚至养活一家人。开餐馆得进货,买进各种材料,这样又让种菜的农民、摆摊的菜贩子们,也可以挣到钱了。一个小小的餐馆,涉及到的人和事非常多,而涉及到的人和事,都可以从这个餐馆中获得一定的利益。但对于我来说,别人挣钱不挣钱,别人好不好,我一点也不关心,我只关心我能挣多少。所以,阿里巴巴、美团等这些互联网巨头,投巨资去搞社区团购,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动力——挣钱。似乎没什么错,挣钱嘛,不违法不违规,天经地义。

但并非如此。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,是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的。一个事情值得去做,去赞赏,是因为这件事情,对社会的整体好处大于坏处。反之,如果这件事情对社会的整体坏处大于好处,那无论这件事情本身是合理,还是合法,都必须应当是被制止的。判断一个东西,一个事情对还是错,作为心智成熟者,不应该简单用价值观、道德观去判断,应该用结果去判断。雍正时期,按照祖制,考取功名的士绅是不用服徭役,也不用缴纳赋税的。这就导致了很多农民为了逃税,把土地地卖给士绅,成为佃户,只需要向士绅缴纳租子,而不用向国家纳税。于是,士绅把大量的土地集中到自己的名下,土地兼并极其严重,享受佃租但却不用向国家纳税服徭役,导致国家财政空虚,穷苦百姓独立承担国家赋税,国家和农民苦不堪言,但富有的士绅却一毛不拔。按照道理,按照国家制度,这些人兼并农民的土地,不纳税,不服徭役,都是合理合法的。但是,这种道理,这种制度,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灾难,甚至历朝历代的覆灭,都是因为这个制度,导致普通农民在士绅的压榨下无法生存,进而揭竿而起。同样的,资本今天大举进攻社区团购,似乎也是遵循市场经济自由竞争法则,合理合法,但是,这样做的结果,会压榨大量依靠社区生存的小商小贩的生存空间,让他们成为互联网巨头的附属。说白了,一家人买菜的钱的固定的,以前是10个小商贩,每人从这家人身上赚20元。现在资本要来搞团购,从200元中分走100元,剩下的100元给10个小商贩分,就捉襟见肘了。要么5个小商贩失业,要么10个小商贩每人赚10块。与民争利,这是毫无疑问的了。而这种局面,恰恰极其容易产生一种恶劣的政治影响。百姓失去赖以生存的生计,有钱的资本家占据垄断地位,压榨小民,如果遇到经济发展放缓,就业机会减少,其他社会矛盾激发,就极其容易导致社会危机。这是有深刻的历史教训的。

当然,互联网巨头们,往往会用另外一套说辞来反驳。他们认为,互联网是一种更加高效的工具,会重塑和优化买菜的流程和格局,减少中间成本,淘汰效率低下者,提升效率。短期会带来行业的动荡,但长期来看,是利国利民的。明朝时期,海运一定程度上发展起来,从江浙一带,向北方运送物资,走海运成本很低。与海运相比,传统依托京杭大运河的漕运,因为运河长期淤塞,冬季北方还无法行船,成本极其高昂。但是,海运始终一直未取代成本极高的漕运。因为漕运涉及到沿河沿岸上千万民众的生计,上千万民众,依靠漕运养活自己。如果贸然全部用海运取代漕运,必然会导致上千万民众失去生计,也必然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。这就是生态。任何一个生态,都有其稳定态。在这个稳定态下,人们各得其所。但如果这个生态平衡被打破,人们必然需要全部改变自己的生存方式,直到新的生态平衡形成,大家再次各得其所。而每一次生态骤然间的失去平衡,都必然会给生态中大多数人带来巨大的灾难。同样的,现在农民种菜,经过层层中间商的流转,卖到居民手中,这个效率或许是比较低的,但这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生态。巨头们可以依靠巨量的补贴和投资,在极短的时间内,改变这种生态,但就会让这个生态中的其他人,都面临着变革的剧痛。地球气候在温暖时期,建立了一个平衡的生态,如果突然间进入冰河期,气候变暖,北方的土地不再适合种植农作物,人们猝不及防,必然会饿死不知道多少。只有历经数百年,甚至更长时间,才能重新建立一种新的经济社会秩序,以适应冰河期的环境。社区团购巨头们,企图用一种急速的方式,尽可能去改变居民买菜的生态,一定会带来社会的阵痛。这是国家所不允许的。

再回到社会整体好处和坏处哪个更大的问题上来。作为一个企业家,不应当苛求其把社会效益放在个人经济利益之上,这是不符合人性的。但是,能够确保个人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统一,是义务和责任。至少,一个企业家也要确保,自己的经济行为,不能损害整体的社会利益。但资本家之所以被人憎恶,被历史所唾弃,就是资本为了获取个人经济利益,在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包装下,不惜牺牲整体社会利益。人们不恨做事情赚钱的企业家,人们憎恨的是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资本家。而阿里巴巴、美团等互联网巨头,他们诞生以来,就流着资本的血液,是一轮又一轮的资本融资,让他们快速地崛起,他们根本不可能摆脱资本的先天属性。当然,资本的主人,依然是人。人的属性,决定了钱的属性。马斯克的企业,也是通过资本融资壮大的。但是特斯拉、谷歌、华为这些企业,把大量的利润,投入到短期收益并不大的科技创新中去。他们的立足点,一是不追求短期的资本收益,而是追求更为长远,更为持续性的更大收益。每一轮技术革命中,那些掌握着技术垄断的企业,在以百年为历史单位的时间里,都能依靠技术优势,不断获利。从第一次工业革命,到第二、三次工业革命,我们都可以看到,西方是有这种技术革命和创新的基因的。另一方面,与这些企业家的格局和理想有关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当他们满足了自身物质需求之后,他们往往有更高的追求,更远大的理想。而我们的企业家,以及整个社会的价值观,依然沉迷于王思聪式炫富满足感、马云式的有钱即真理的无知自大中,全民赚钱的狂欢中。我们可以在在物质生活、军事实力、GDP等方面迅速超越西方国家,但骨子里的科学素养,以及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价值观上的差距,依然是极其巨大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