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民日报》,怼得漂亮!

《人民日报》怼资本和互联网巨头抢买菜大爷大妈的生意这个事,我顶!

我对做生意的人是没有恶意的,因为商业是推进一个国家和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力量之一。没有了商业利益的驱动,人性中的创造力和积极性,是很难激发出来的,我们现在所享有的一切美好的物质文化生活,都是没有任何可能的。
坦诚地讲,生意人们主观上基于最自私的原动力——赚钱,客观上顺便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国民的福利。我想开一家餐馆,目的很纯粹,初心很坚定,就是想挣钱。但因为要开餐馆,我得研究菜品,尽量做出最好吃的菜,这让食客们可以享受到更好的食物。开餐馆得雇人,开工资请人做事,增加了就业,员工可以靠工资养活自己,甚至养活一家人。开餐馆得进货,买进各种材料,这样又让种菜的农民、摆摊的菜贩子们,也可以挣到钱了。一个小小的餐馆,涉及到的人和事非常多,而涉及到的人和事,都可以从这个餐馆中获得一定的利益。但对于我来说,别人挣钱不挣钱,别人好不好,我一点也不关心,我只关心我能挣多少。所以,阿里巴巴、美团等这些互联网巨头,投巨资去搞社区团购,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动力——挣钱。似乎没什么错,挣钱嘛,不违法不违规,天经地义。

但并非如此。世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,是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的。一个事情值得去做,去赞赏,是因为这件事情,对社会的整体好处大于坏处。反之,如果这件事情对社会的整体坏处大于好处,那无论这件事情本身是合理,还是合法,都必须应当是被制止的。判断一个东西,一个事情对还是错,作为心智成熟者,不应该简单用价值观、道德观去判断,应该用结果去判断。雍正时期,按照祖制,考取功名的士绅是不用服徭役,也不用缴纳赋税的。这就导致了很多农民为了逃税,把土地地卖给士绅,成为佃户,只需要向士绅缴纳租子,而不用向国家纳税。于是,士绅把大量的土地集中到自己的名下,土地兼并极其严重,享受佃租但却不用向国家纳税服徭役,导致国家财政空虚,穷苦百姓独立承担国家赋税,国家和农民苦不堪言,但富有的士绅却一毛不拔。按照道理,按照国家制度,这些人兼并农民的土地,不纳税,不服徭役,都是合理合法的。但是,这种道理,这种制度,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灾难,甚至历朝历代的覆灭,都是因为这个制度,导致普通农民在士绅的压榨下无法生存,进而揭竿而起。同样的,资本今天大举进攻社区团购,似乎也是遵循市场经济自由竞争法则,合理合法,但是,这样做的结果,会压榨大量依靠社区生存的小商小贩的生存空间,让他们成为互联网巨头的附属。说白了,一家人买菜的钱的固定的,以前是10个小商贩,每人从这家人身上赚20元。现在资本要来搞团购,从200元中分走100元,剩下的100元给10个小商贩分,就捉襟见肘了。要么5个小商贩失业,要么10个小商贩每人赚10块。与民争利,这是毫无疑问的了。而这种局面,恰恰极其容易产生一种恶劣的政治影响。百姓失去赖以生存的生计,有钱的资本家占据垄断地位,压榨小民,如果遇到经济发展放缓,就业机会减少,其他社会矛盾激发,就极其容易导致社会危机。这是有深刻的历史教训的。

当然,互联网巨头们,往往会用另外一套说辞来反驳。他们认为,互联网是一种更加高效的工具,会重塑和优化买菜的流程和格局,减少中间成本,淘汰效率低下者,提升效率。短期会带来行业的动荡,但长期来看,是利国利民的。明朝时期,海运一定程度上发展起来,从江浙一带,向北方运送物资,走海运成本很低。与海运相比,传统依托京杭大运河的漕运,因为运河长期淤塞,冬季北方还无法行船,成本极其高昂。但是,海运始终一直未取代成本极高的漕运。因为漕运涉及到沿河沿岸上千万民众的生计,上千万民众,依靠漕运养活自己。如果贸然全部用海运取代漕运,必然会导致上千万民众失去生计,也必然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。这就是生态。任何一个生态,都有其稳定态。在这个稳定态下,人们各得其所。但如果这个生态平衡被打破,人们必然需要全部改变自己的生存方式,直到新的生态平衡形成,大家再次各得其所。而每一次生态骤然间的失去平衡,都必然会给生态中大多数人带来巨大的灾难。同样的,现在农民种菜,经过层层中间商的流转,卖到居民手中,这个效率或许是比较低的,但这是一种相对稳定的生态。巨头们可以依靠巨量的补贴和投资,在极短的时间内,改变这种生态,但就会让这个生态中的其他人,都面临着变革的剧痛。地球气候在温暖时期,建立了一个平衡的生态,如果突然间进入冰河期,气候变暖,北方的土地不再适合种植农作物,人们猝不及防,必然会饿死不知道多少。只有历经数百年,甚至更长时间,才能重新建立一种新的经济社会秩序,以适应冰河期的环境。社区团购巨头们,企图用一种急速的方式,尽可能去改变居民买菜的生态,一定会带来社会的阵痛。这是国家所不允许的。

再回到社会整体好处和坏处哪个更大的问题上来。作为一个企业家,不应当苛求其把社会效益放在个人经济利益之上,这是不符合人性的。但是,能够确保个人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统一,是义务和责任。至少,一个企业家也要确保,自己的经济行为,不能损害整体的社会利益。但资本家之所以被人憎恶,被历史所唾弃,就是资本为了获取个人经济利益,在合法性和合理性的包装下,不惜牺牲整体社会利益。人们不恨做事情赚钱的企业家,人们憎恨的是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资本家。而阿里巴巴、美团等互联网巨头,他们诞生以来,就流着资本的血液,是一轮又一轮的资本融资,让他们快速地崛起,他们根本不可能摆脱资本的先天属性。当然,资本的主人,依然是人。人的属性,决定了钱的属性。马斯克的企业,也是通过资本融资壮大的。但是特斯拉、谷歌、华为这些企业,把大量的利润,投入到短期收益并不大的科技创新中去。他们的立足点,一是不追求短期的资本收益,而是追求更为长远,更为持续性的更大收益。每一轮技术革命中,那些掌握着技术垄断的企业,在以百年为历史单位的时间里,都能依靠技术优势,不断获利。从第一次工业革命,到第二、三次工业革命,我们都可以看到,西方是有这种技术革命和创新的基因的。另一方面,与这些企业家的格局和理想有关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当他们满足了自身物质需求之后,他们往往有更高的追求,更远大的理想。而我们的企业家,以及整个社会的价值观,依然沉迷于王思聪式炫富满足感、马云式的有钱即真理的无知自大中,全民赚钱的狂欢中。我们可以在在物质生活、军事实力、GDP等方面迅速超越西方国家,但骨子里的科学素养,以及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价值观上的差距,依然是极其巨大的。

为什么有人会有意逃避和领导接触?

因为人们不愿意扭曲自己。

人都是多面的,在不同的环境中,面对不同的人,人们会呈现出不同的行为方式,让自己能够更好地融入环境中,得到环境的认同。

我们在孩子面前,是父亲,是榜样,我们就会尤其注意自己言行对于孩子的示范效应,并且表现自己的责任感和权威。

我们在美女面前,我们是发情的雄性动物,拼命地显摆自己的财富、权势和地位。

我们在单位里,是严格遵守各种规定,按照各种潜规则做事的模范员工。

但无论在哪一种环境和社会中,面对什么人,我们都希望,也喜欢随心所欲地,说想说的话,做想做的事情,不愿意刻意地按照其他人和环境社会的规则,扭曲和改变自己习惯的行为方式。

改变是很痛苦的事情。这种从一个舒服熟悉的环境,进入一个陌生别扭的环境中,如果我们不是环境和他人的掌控者,不占主导地位,我们都必须按照环境的要求,作出相应的改变。

这是生存必须具备的技能。

但这种改变也是有底线的。如果这种改变是一种根本性的,甚至是对价值观、人生观的根本扭曲,大部分人是接受不了的

即便接受,这也会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。

一个长期在体制内当领导,习惯了身边环境和身边的人,都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来运转,自己享受着国王般待遇的人,如果让他一下子离开体制,去一个企业里当一个普通员工,那他要么接受不了,要么迅速崩溃。

很多人从大学毕业后,在很多工作岗位上都无法适应,就是因为无法接受和适应这种改变。

大部分人,都是能够在适应身边环境,和保持自我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之间,寻求一个平衡的。我们在公司里上班,主要还是靠本事吃饭,靠业绩拿钱,干好自己的工作即可。这是我们的价值观,也是企业文化的价值观。但是,我们虽然不喜欢拍马屁,不喜欢阿谀奉承,但平时在工作中,偶尔在公开场合说几句不痛不痒、迎合领导的话;在酒桌上说一些冠冕堂皇的废话,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,内心也不会产生太大的冲突和矛盾。

但是,与领导接触,我们需要作出的改变和扭曲,尺度和程度都会更大。因为我们对领导有所求,也有所惧

领导意味着掌控权力,而权力的意义,就是合法赐福和合理伤害。他们可以凭借权力,决定我们是升迁还是贬谪,是加薪还是扣钱,是让我们按规定休假,还是连病假都不准。

所以,我们面对领导时,在内心的潜意识里,会不由自主地想竭尽全力让自己的言行,符合领导的喜好。

但是,我们内心潜意识里,又有另一种潜意识,就是不愿意改变自己习惯的价值观和言行方式。这种矛盾和冲突,会让我们非常不舒服。

为了逃避这种矛盾和冲突,我们才会不由自主地选择回避和领导接触。这让我们能够相对舒服地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之中。

当然,有一些人,他们的适应性很强,能够在不同的环境中,像变色龙一样,非常随意而且几乎没有内心的矛盾和冲突,迅速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。但绝大多数人,都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些东西,或者恐惧失去一些东西,不得不做出这种改变。

这种欲望和恐惧的力量越大,这种改变给内心带来的矛盾和冲突,就会越小。

少年时期,我们可以为自己心爱的女孩,做任何事情。但现在,大家连哄骗女生上床的欲望都大大降低了,宁可自己在卫生间里解决问题也懒得约会。

所以,如果我们对领导无所求,无所惧,领导其实也就是一个纸老虎。

这也就是壁立千仞,无欲则刚的涵义所在吧。

但是,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即便我们内心对于领导无所求,无所惧,但与领导相处,我们依然会有不自然,不舒服的感觉。

这是因为我们的文化决定了,下属和领导相处,自然而然就会有一套行为方式和潜规则。

比如说,在酒桌上的座次、说话敬酒的方式、忌讳等等。这些规则被这个环境中大部分人所接受,成为一种文化。

即便你内心无所求无所惧,你如果不按照这些规则行为,就会被别人视为异类,从而会被排斥。但这些规则,是其他,也是绝大多数内心有所求,有所惧的人共同建立起来的,你这个无所求无所惧的人,是极少数,你也得被迫按照他们的方式来行为。

所以,如果我们对领导是内心有所求,有所惧的,就要勇敢去面对内心的冲突和矛盾,真正接受那些求和惧的规则,按照相应的规则去做。

但如果我们内心对领导无所求,无所惧,那我们可以按照既尊重环境文化和规则,又不改变自己内心的价值观和习惯的行为方式来做事,就会活得更从容。

论妥协的精神

前两天看了一部1982年的老片子,《牧马人》,是部极好的电影。那个时代,人们用最少的钱、最渣的设备和最差的条件,但却有最好的演员和艺术的精神,做出最好的电影来。现在,人们用最多的钱,最豪华的设备和条件,但却有最渣的演员,和赚钱的精神,做出最烂的电影来。

当然,片子好坏不是重点,而是其中男女主角的婚姻和爱情,让现代人充满向往。抖音上刷《牧马人》中男女主角剪辑小视频的,很多很多。我们常常感到疑惑,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像父辈一代那样,拥有最简单朴实的爱情,最温馨的家庭?答案是:我们不配。

因为我们这一代人,极度缺乏妥协的精神。如果我们深入地思考父辈那些的美好爱情,我们可以看到,母亲为了家庭,几乎承担了绝大多数的家务,牺牲了自我的社交,把生命的一切,几乎都奉献给了家庭。

而父亲们,为了让一家老小过上更好的生活,风餐露宿,在外打拼,也是几乎把一切都给了自己的家庭。

他们双方,都可以为了家庭,牺牲自己,奉献自己,才共同有了一段美好的爱情和一个幸福的家庭。但现在的人,与我们父辈最大的差异,就是过于自我,连一点委屈都不愿意承受,更不要说为家庭作出奉献和牺牲了。

无论是处理家庭矛盾,还是职场问题,乃至国家大事,妥协的精神,都是处理矛盾和冲突,形成平衡的关键精神。假设你是纳米尼亚的领导人,与阿塞拜疆的战争已经失败了,割让土地已经不可避免。假设阿塞拜疆为了国际观瞻,为了减少未来的冲突,减免你们国家的战争赔款,条件是你们国家的军队,全部撤出争议区域。你会作出妥协吗?

你是一个地市的市委书记,你引进了一个规模很大产业的企业,打算建一个工业园区,这对当地经济发展有重大意义。但工业园区所在地的农民,索要远远超出合理价格的赔偿。你会作出妥协吗?

你在公司里,和同事、领导在工作理念上发生冲突,大家的合作遇到重大困难。你不被团队所接受,但你的经验、技能和资源,又是团队很重要的支柱。你会主动向领导和团队作出妥协吗?

你与自己的家人,配偶的家人,在育儿方面遇到冲突和矛盾,在处理家庭事务方面出现争执,你会尊重他人的价值观,主动作出一定的妥协吗?

从国家大事,到职场发展,再到家庭矛盾的处理,如何在尊重现实,尊重他人价值观和利益的基础上,作出适度的妥协,主动追求消极双方的矛盾冲突,从而寻求一个平衡点,这就是妥协的精神。这也是决定我们人生是否能够与他人、与社会和环境和谐统一的根本,也是我们人生是否幸福的关键。

当然,对于我们新时代的很多人内心来说,尤其是生活在新中国最黄金一带的人来说,妥协意味着委屈,意味着屈服和丧失自我。凭什么?!这是生活在黄金一带年轻人们最透彻的心声。每个女人都想找那个无底线包容自己一切的男人,每个男人都想找一个无底线顺从自己的女人。从外界的环境来看,我们要寻找这种妥协的平衡,也越来越难,因为人们越来越缺乏洞察人心、尊重他人价值观和环境文化的智慧。

在职场上,很多人把与自己有矛盾的同事主动伸出来的橄榄枝,视为自身压倒性的胜利,却全然不懂得尊重对方,也主动地退一步。在婚姻和家庭中,一方为了家庭,为了对方,不断地作出各种退让,甚至是委屈求全,却全部被对方当成理所当然的事情,完全得不到相应的回应和尊重。

人们喜欢完全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生活,极其不愿意做出任何改变。即便是作出哪怕一点点的改变和牺牲,都要歇斯底里地向他人,向世界宣布,自己作出了莫大的牺牲。

甚至连生孩子都成了女人的牺牲和奉献,连赚钱养家不在外乱搞都成了男人的牺牲和奉献。以至于我们发现,离婚的夫妻坐在一起吃散伙饭,双方都觉得自己为家庭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奉献,却换不来对方的旗鼓相当的回应。

如果我们把妥协当成一种心不甘情不愿的付出,我们就会无限放大自己其实微不足道的付出。尤其是感情上的付出。在职场上,在谈判座上,我们的妥协,是利益的交换。我们做出多少让步,是可以用实实在在的金钱或者其他实物来衡量。只要双方做出的让步,数量达到对方可接受的底线,平衡或者说合作就达成了。

但是,感情和心情是没有办法用准确的金钱数量来衡量的。但我们都习惯于夸大自己感情付出的价格,轻视别人感情的妥协和让步。

这让平衡和和谐,永远难以达成,混乱和争吵,就会始终充斥着我们的家庭和生活。

但真正的妥协精神,是将妥协当做一种责任和义务。虽然妥协,比如说累了一天要回家带孩子做家务,在外面KTV浪要控制住自己不乱来,看到美女或者小鲜肉帅哥要控制住自己的下半身,这些精神和行为上的妥协,是很痛苦的。

但只有用一种殉道者的精神,把这些妥协,当成一个成年人,一个父亲或丈夫,一个母亲或妻子的责任和义务去履行,从中获得一种殉道的快感,让自己内心能够在履行责任和义务的过程中,充满着自豪和感动的情绪,妥协才能在我们心中,成为一种美好的事物。

只有带有这种殉道者的精神,去做感情上的妥协,我们才能在与爱人,家人的相处中,自身的付出,不是扣扣索索,而是总是处于对方的心理接受范围之内。当我们把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尽到,依然换不来对方同等的回报和付出,那我们才有抱怨的资格。如果连自己的责任和义务都没有尽到,又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呢?

妥协的精神,是我们处理一切矛盾和冲突的根本。在回答一些公务员面试题中,这种思维方法,也是通用的。比如:一位父亲着急送孩子就医,把车停在了违停区域。交警执法时,没有开具罚单,而是贴了一张条,提示其前方200米处就有停车场。对此,很多人说这是“最美罚单”。对此你怎么看?当法律和人情之间存在冲突时,法律和人情之间,都应当作出一定的妥协。既要遵守法律,又要兼顾人情。
再比如说:快递员送快递经常违反交通规则,交通管理部门联合企业出台违反交通规则计分制,将违反规则的快递员拉人黑名单,甚至解雇。

对此,你怎么看?当交通法规和外卖小哥送货时限之间存在冲突时,两者都要做出妥协。采取的措施要能让外卖小哥增强交通安全意识,减少违章;又要能兼顾外卖小哥实际,不能过于严苛,要留有一定的余地。
再比如说:

春节假期将近,你原本打算和妻子一起回老家陪父母过年,但领导让你大年初一陪他下基层调研慰问。你怎么办?当工作和家庭面临冲突时,出于工作责任和义务,我们必须要让自己的感情和家庭做出妥协。另外,为了照顾父母的感情,我们自身也要做出妥协,找个假期,专门回去陪陪父母。
公务员面试,和处理国家大事,处理职场和生活中的问题,基本精神是一致的。

公务员考试,本身也是考察我们处理工作和生活的能力,这种能力,是相通的。大道至简,殊途同归。无论是国家大事,还是职场发展,也还是婚姻感情生活,解决矛盾和冲突,实现和谐统一,都必须要有妥协的精神。在家庭之外,妥协是一种我们应当遵循的社会规律;而在感情和家庭世界里,妥协是一种责任和义务。